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煌的博客

我的归途是胜利,胜利是我的归途!——吾乃“圣徒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米兰的天空下,蔚蓝的色泽在心中闪烁,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。 铁甲依然在,依然在,依然在!

网易考拉推荐

流殇梦影  

2008-07-04 16:28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

    某年某月某日某人。

    夏日的炎热抽走了原本该有的激情,转眼,又是7月,对于这所学校来说,初夏的7月,不仅仅
是炎热的,更代表着离别,又是个说再见的7月,再见的季节。


    在这个时节,学校门外的烧烤小摊是很热闹的,密密麻麻的塞满了人,因为有啤酒,冰冻的啤酒
确实是夏天解暑好东西,那么,人满为患就当然是见怪不怪了。其中,在那么多人当中也包括了他,
坐在那,叫了几瓶啤酒,同台的还有两个女孩。他们看起来很熟埝,开着玩笑,很自然。9点了,很
热闹。他举着杯,看见旁边坐下了一大帮人,有他认识的,看见她,很明显的他眉心一皱,一闪而过,
并不容易让人察觉。


    算算日子,应该到了她该走的时候了吧!他心中感叹。

   “今天几号?”

    同台的两个女的很纳闷他突然问这个问题,但,还是回了话:“3号,怎么?”

   “没``````”啤酒直灌而下。

   “好久不见,过去坐坐吗?”是个女声,她叫碧,和他打着招呼。

    他有点惊讶,“哦,等下吧。”

    碧笑了下,转身就要离去。“听说你们明天要走了?”他问道。

    碧停住了,说:“是的,明天,和枫一起,她也在那边,去送下她吗?”说着,玉手横指,顺着她所指的方向,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 “哦,等下吧!”

    同台的女的好奇了:“你认识她?”指着碧说。


    但他的目光却锁定在枫的身上,漫不经心的说:“是的,认识,学姐,就要出国了!”

   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,或许是他实在耐不住了,起身,拿酒,步向了坐着枫的那台。只见他过去敬了几杯酒,说了几句祝福的话,显得神采奕奕,而枫的眼神中似乎却饱含着无以言喻的失落。

    他走了回来,看了看时间,比了个走的手势,说:“也不早了,我们走吧!”


    回到宿舍,坐在熟悉的电脑前,他把手机放到了桌子上,开始索然无味的捣鼓着电脑。

    突然,手机亮了,在震动,手机上显示的来电是——碧。

    他很纳闷,接了电话,那边传来了碧的声音:快下来,枫叫你下来。

    刚想追问为什么叫他下去,可那边早已经挂了电话。

    犹豫了下,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,24点的钟声很快就要敲响,但是他还是决定下去。穿上了衣服,点了根烟,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校门。

    碧和枫都在,还有她们的几个朋友,都是为了送她们的,还没喝得尽兴,正商量着出去再喝,因为现在学校附近的摊点已经不卖酒了,这是学校的规定。

    对着枫,他开口了:“什么事?叫我下来干嘛?”

   “想要你陪我,可以吗?”

    身一震,他没想到她会说这话。

    不等他反应,枫已经伸手把他拉住,挽住了他,就像以前一样。

    坐着车,到了啤酒城,灯红酒绿的喧嚣,让他仿佛有点迷醉,看着像以前一样依偎在自己身旁的枫,他很乱,也不知道为什么,想着她明天就要走了,那现在这又算什么?不敢想,仿佛像做梦一般,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,只是觉得一切都迟了。

     大家都喝得很高兴,很快地,大家都不行了,枫喝得半醉了,仿若小猫一般靠在他的胸前。

    “我想去解手,扶我去好吗?”枫嘀咕道。

     挽起她的手,两个人十指相扣,向洗手间走去。

     很快地,枫就出来了。正要往回走,枫毫无预兆的从后抱住了他,轻叹了一句:我还想再赌一次,可以吗?

     他被那句话震住了,淡淡道:“你明天要走了,你在想什么```````”

    “我不管,你只要回答可以还是不可以。”说的声音很小,但他却听得异常的清晰,没有遗漏半点。枫说的时候,眼眶已然湿润。他把她拉到了身前,把她的两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,两个人凝视着,最后他开口了,柔声道:“一起赌吧,反正我已经输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 看得出,她很高兴,几乎要哭了出来。似哭非哭的拖着他隐匿与黑夜的光晕之中。


     房间,没有开灯。昏暗不明的灯光折射出的只是两个依偎在一起的柔美线条。黑暗中传来男声:“明天,要我去送你吗?”沉默了几秒,女声在他耳边传来:不用了,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你,只是一年的时间,我很快就会回来了。”说罢,他点燃了一支烟,烟圈一圈圈的吐出,借着那么一点的光线,看见他们两个都不约而同的嘴角微微的抿了起来。

     显得很安静,女声再次打破了沉默:“我困了,我们睡吧,抱住我。”

     男的只简单的应了一声:哦。

     旁边的烟灰缸里的烟早已经虚烧了很长的一条。


     第二天。

     叼着烟,他远远的看着送枫去飞机场的班车慢慢的离他而去,只是远远的看着,看着。

     明年的7月呢?还会有人做着如他现在做的一样的事吗?又是个离别的7月吗?希望说再见的7月,永远不要说再见吧!他想着想着,渐渐地走远```````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